俞飞鸿:什么是真正奢侈的人生

图片来源:悦己网 内容来源:悦己网 2016.12.20

成大美者,有静气。在这个时代,心生静气是一种弥足珍贵的能力,正如俞飞鸿:过去20年,她抛开世俗眼光去选择自由生活……我们从2017年起,推出全新的“轻纪录片式”访谈视频,第一期,主编徐赫立与俞飞鸿一起探讨“什么是真正奢侈的人生?”

这是我们诚心制作的一场”悦己“对谈,

或许不是最专业的,

却一定最真实、最真诚。

关于爱情,

关于名利,

关于”奢侈的人生“……

脱口而出,没有作秀。

悦己女人——俞飞鸿

视频:封面大片,俞飞鸿|时长:1分51秒

“我不会做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东西的奴隶”

“不执着”是俞飞鸿对于人生的态度。

大学毕业后,在顺利留校同时片约不断的时候,她毫不留恋地辞去工作,远走留学。任何选择,如果是难的,终究是难在“舍不得”;而一旦明确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便能舍其枝蔓,于是那些在旁人看来艰难的取舍,也变得容易起来。而俞飞鸿一直以来都很明确地知道,对于她的人生来说——“这一生,我不会做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东西的奴隶。”再爱的人都不行,再诱人的事也不行。

Q&A

关于年龄:享受每一个当下的美好

赫立:到了40岁,是什么感觉?

俞飞鸿:我会既来之则安之,享受每个当下,以前都不会有的经历和感受。

赫立:你愿意回到20岁吗?

俞飞鸿:特别不愿意。这是心里特别不笃定的一个年龄,对很多事情会彷徨,不知所措。35岁之后,觉得自己整个安静下来了,对很多事情都比较清晰,清楚自己要什么,觉得生活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关于名利:工作应该带给你自由

赫立:我们的社会还是很物质化的,竞争也很激烈,衡量的标准也比较物化。你是如何看待名利的?

俞飞鸿:我觉得有人追求名利、物质,本身没有错,只要是通过正常途径。但是,这个追逐的过程你要确定是要带给你快乐的。

赫立:这种追求不带给你快乐吗?

俞飞鸿:这种追求不带给我快乐,我已经体验过,并不快乐。我如果不推掉片约,不放下,表面上可能会收获更多,但我知道,这样并不能带给我快乐,我要寻找另一种方式。现在回看,一点都不后悔。可能对于观众来说,我“隐退”了几年,但是对我来说,那几年,创作电影《爱有来生》的时候,浑身充满了愉悦的感觉。创作时的那种累、那种辛苦,你并不觉得,反而会非常有耐力去扛过这样的辛苦。

“对于缘分,我最喜欢的一个词是‘不期而至’”

自然要聊到爱情的。

对于缘分,俞飞鸿最喜欢的一个词是“不期而至”。“因为有期盼就会有失望。等,并不是一个积极的状态。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期待去交付给一个并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人呢?”不念过去,不期将来,俞飞鸿内心的安全感来自于当下这一刻的快乐和圆满,来自于自我的强大和丰盛,“而事实上她的“不期而至”,已经在她身边了——“是的,一段平静、安然的感情。”  

Q&A

关于错过:来什么,我接受,不反抗

赫立:你自编自导的电影《爱有来生》中的爱情观,挺烈的。而你,我觉得是一个很柔和的女子。那种不顾一切的爱情,是你自己的爱情观吗?

俞飞鸿:我喜欢这个故事,不仅仅是因为其中的爱情,更是喜欢其中对于“错过”的解读。我认为,人生常常遇到的会是错过,这是不可避免的。往往,你想在那个时候做的事情,时间、地点,就是和你预期的不一样——总是会有错过。那么,怎么对待错过,这是我想探讨的问题。面对错过和不期而至,我自己是感觉,生命太不确定了。所以,来什么,我接受,我不太去反抗它。

赫立:不难受吗?

俞飞鸿:不难受。这就是我想探讨的态度。如果你把很多意料之外的东西,都当作难受,或者是悲观地对待,那你会错过很多美好。有时候,错过也不是不美好。所以,我对所有来到我生命中的人和事,都觉得是恩赐。因为是来到我的生命里,不是别人的,因此只要是来到了,我就会去感恩,去感受,至于这个事情,最后成功与否,这个人,最后是留下还是离开了,我认为,都是美好,因为这是独一无二的,属于你的经历。为什么不用美好的态度去对待它呢?为什么要怨天尤人?

赫立:但是恋爱对很多女孩子来说,还是最揪心的事,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能做到你说的这种超然,可能有些人就是比较较劲,对有些错过的人,就是难以忘怀。你有什么话要给她们?

俞飞鸿:任何一段感情,一定会有美好。如果没有美好,你不会开始这段感情,对不对?那你就把这段美好留在你的记忆里。伤痛一定会有,而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如果我提建议的话,我会对女孩子说,你不要把爱情看作是唯一,生命中有很多事物都很美好,如果你把眼界放宽一些,再大的伤痛都会过去。如果你多想一些你们相处中美好的事情,那么在将来,在你的生命中,美好爱情再次降临的机会也会更大一些。因为谁都不会想要整天对着一个怨气很重的人吧。人是以美好互相感染的。如果尝试做到忘记和原谅,那你就不会觉得有那么多伤痛。

关于安全感:这是自己给自己的礼物

赫立:可以冒昧问一下你的感情状态吗?

俞飞鸿:我现在有一段很稳定、安然、满意的感情。(笑)我非常享受我现在的这个状态,而且我觉得,因为我在意这个此时此刻,所以,这个此时此刻很长久。

赫立:所以你不觉得婚姻是安全感的来源?

俞飞鸿:我觉得婚姻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如果你把它当作一种结果去完成,恐怕会有问题。婚姻如果是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那将来的日子也会是顺其自然的幸福。

赫立:你心里的安全感来自哪里?

俞飞鸿:我觉得爱情需要互相信任,但是不需要安全感。安全感不是别人给予的,而应来自于自己。只有你自己能给自己一个最大的安全感,谁也给不了。或者说,别人给你的安全感,别人可以拿走,或者变了。承诺上的安全感,我不追求。

“我的人生,我想怎么‘浪费’就怎么‘浪费’”

自由。对于俞飞鸿来说,在年少气盛时,自由是挣脱束缚住自己的东西,是对抗一切想要禁锢住自己的东西,所以20多岁的时候,她能够毫无眷恋地放弃正在冉冉上升的人气,义无反顾地离开名利场,去美国留学;而到了46岁,自由对她来说,是活在每一个当下,没有留恋,也没有期待,甚至没有目标。 “可以随意浪费自己的时间,随意消耗自己的青春。”这就是她所理解的真正奢侈的人生。

Q&A

关于奢侈人生:可以随意“浪费”自己的时间

赫立:在工作中得到快乐,因为这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所以会有发自内心的快乐。除了事业,生活中带给你快乐感的是什么?

俞飞鸿:我希望有一个安稳平静的生活,并不期待波澜壮阔。身边有亲人、家人,有爱我的和我爱的人,足够了。

赫立:能描述一个特别幸福的瞬间吗?

俞飞鸿:去年,我带着全家七口人一起去欧洲旅行,我们一起坐火车穿越瑞士的雪山,大家都在一个包厢里,我觉得特别开心。

赫立:林语堂说,最开心的事是,吃父母做的饭,躺在自己家的床上。

俞飞鸿: 对对对。是这样的。

赫立:不工作的时候,你的24小时是怎样的?

俞飞鸿:其实我很闲的。不工作的时候,不会想我要去完成什么任务。我就想这么闲闲地呆着,可能就是在家发呆,都觉得很享受。我需要有独处的空间和时间,放放空,因为那个时候,你会感受到,你存在于自己的世界中。

赫立:对你来说,什么样的人生是真正奢侈的人生?

俞飞鸿:就是可以随意浪费自己的时间,随意消耗自己的青春。我想怎么浪费就怎么浪费,因为那是我的人生。别人可能会觉得你的青春、美貌浪费了,但是你可以完全不在乎,想浪费,那是我的事儿。

标签:

俞飞鸿| 访谈 | 奢侈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