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怀Si Newhouse

图片来源:悦己网 内容来源:悦己网 2017.10.01

对这份杂志的读者们以及它的发行公司Condé Nast,这是令人哀伤的一天,我们的创办人,带领Condé Nast超过半世纪的Si Newhouse已在纽约病逝。

Condé Nast是创办人20世纪初成立公司时取的名字,但我们也可以将它改名为Si Newhouse Company,Condé Nast成立之初是家小企业,发行数本杂志(四本在美国,二本在英国,二本在法国 ),随着报导质量领先群伦,影响力达到新高峰,公司也大幅扩张。

Si Newhouse创造的无数成就,很难完整道尽,他为Vogue注入新的活力,使它成为全球的领导者,以及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杂志品牌。他让Vanity Fair改头换面,成为令人惊艳的刊物,他挽救经营走下坡的The New Yorker周刊,他并购Gentlemen’s Quarterly(GQ),使它成为市场的领头羊,他创办或并购在保健、旅游、建筑、美容及体育等领域杰出的杂志刊物,他在全球各地扩展Condé Nast的出版事业版图,从6个国家增加到30个国家,旗下有超过140家杂志及100个网站。在Si职业生涯接近尾声时,数字媒体日趋重要,他也专注于此,不仅维持报导文章的最佳质量,也以数字方式重塑杂志品牌。

每个人都称呼他Si,终其一生,他持续不断并全心专注创造最优质的新闻产品,根据这个愿景,加上精准的商业判断,耐心及勇气,Condé Nast在业界取得领先地位,受到记者、主编及摄影的景仰,以及数百万名读者的感谢,即使读者们并不知道他们手中所拿的闪亮杂志背后的那位灵魂人物是谁。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追随Si工作36年,由于我们的姓氏相同,很多人以为他是我的父亲或是伯父,事实上他是我年纪较长的堂兄,不过我们的关系既像是伯父与侄儿、导师和门生,也像是二个至交的死党,我对经营企业及许多对人生的了解,都是经由他的教导,我十分敬爱他。

Si平易近人,说话轻声细语,带点讽刺,包括会开自己玩笑,他总是公平待人,很少发脾气,更从未大声训斥,他对每个人,从最高阶层到低阶者,总是以礼相待。他注重细节,在「细心」这个字成为潮流前,他已具体了这个特质,他有很敏锐的审美观,特别是视觉方面,而且成为著名的艺术收藏家。他彷佛体内有Google地图,有异于常人的方向感,即使走在不熟悉的城市里,他从未迷路。

对在欧洲居住及工作的同仁们,今年的盛事是五月份天气温和的一个礼拜,Si巡视在西欧地区的办公室,周一从巴黎开始,接着到慕尼黑、米兰和马德里,最后到伦敦结束。陪着他从早到晚工作,那是很忙碌的一周,Si与高级主管及主编们见面,我们讨论、辩论、推测、分析并交换信息,他穿着宽松皱巴巴的西装进办公室,看起来像是大学讲师,而不像首席执行官。他从不谈论预算,或是拿起报表或统计数字质问部属,但是他心思细腻观察每件事,他不断的发问及评论,考验并刺激他的听众,最后,这个过程使我们更专业,也受到更多的启发。

我可以(但不计划)写一本有关Si的书以及他所创造的成就,但我将分享一段往事。1981年初我们在他的办公室共进午餐(当时我是28岁的实习生),他告诉我1914年到1936年Condé Nast如何经营出版Vanity Fair, 因为受到美国经济大萧条冲击而停刊。他说,「将Vanity Fair带回来,一直是我们公司的梦想」,他用的就是「梦想」这个字,这也是当时的真实情况!在商业计划,营销策略、任务说明之前,先有的是….梦想,Si Newhouse是个梦想家,他让那些梦想成真。

当你问时下的年轻人未来想做什么,他们常回答说,「我要改变这个世界」,过去世代的年轻人并没有同样的自信和野心,Si Newhouse成长过程中并没有想要或预期改变这个世界,但是他做到了,你正在阅读的这些字即是明证。Condé Nast的同仁非常骄傲在这个Si Newhouse创立的企业工作,我们将会继续他倾其一生创造的成就来悼念他—为你们提供最优质的报导。


Jonathan Newhouse
 于伦敦

01/10/2017

标签:

品牌检索A-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