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总是在做成一件事情之后,就去探寻新的领域。没有一件事能禁锢住她。对她而言,人生是为自由而活,不容许被绑架——最爱的人不行,事业不行,就连“自己”也不行。随心所欲,最是快乐。这个女子,就这样。
  • 印花长裙 Keepsake
    黑色蕾丝吊带衬裙 Keepsake
    银色尖头鞋Brunello Cucinelli
  • 开衩针织衫 Anteprima
    印花上装及半 Anteprima
  • 蓝白条纹衬衫Steed & Wall
    海军蓝裤装Sandro
  • 卫衣 Sandro
    海军蓝裤装 Sandro
在一个惧怕“老去”如同惧怕“死亡”的行业,徐静蕾从30岁出头的时候就开始自称“老徐”。她长着一张敏感而倔强的脸,是那种常常可以在法国文艺电影中看到的女主脸,无论在什么年纪,都带着一些少女气,又能够随时在深情和绝情中切换。当这张脸从幕前移到了幕后,她内心隐藏着的巨大能量才开始渐渐爆发。
从2004年以《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获得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到2010年凭借《杜拉拉升职记》成为“大陆首个票房破亿女导演”,从文艺到商业,徐静蕾一直在尝试挑战自己的“未知领域”。她的导演新作《绑架者》在3月31日刚刚上映,这不是她驾轻就熟的爱情片,而是以冷静理性的镜头语言讲述了一个有关绑架者与被绑架者之间心理较量的故事,一部动作片。这就是徐静蕾,她从不按照“约定俗成”出招,总是跳出你的想象。她说:“别人说什么很重要吗?我们是为自己活着。”
悦己SELF:在这个时代,不少女性容易被一些社会观念影响,认为自己不能达成一些别人的期望而困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徐静蕾:其实所有规则和观念都会变化的,不到一百年前,女人还是小脚,1949年前,还一夫多妻呢,到现在就算重婚罪。其实社会在发展,人类作为生物也在进步,所有规则都是暂时的。人们常说的是,女人容易被社会、被身边人绑架。女孩子从小被教育要当贤妻良母,到一定年龄就要结婚生子。可有时候我想,其实谁也不能绑架我们,绑架我们的,是我们自己。别人说什么很重要吗?我们是为自己活着。绑架自己的力量,往往来自于潜意识,来自于本能的思维方式。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完整的,不应该随波逐流。你首先要坚定自己的想法,这样才会不受任何思想行为语言的绑架。作为个人来说,只要不违法,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这是你最基本的自由。
悦己SELF:那你会因为自己未婚而对婚姻持反对意见么?
徐静蕾:我不反对结婚。有朋友结婚生子,她们真的幸福,我也高兴,非常替她们高兴;如果不幸福,我也会和她讲,没关系,你还有权力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要因为观念,去做任何事,或者不去做任何事。没有什么规则是一定正确的,全取决于你自己怎么想。
悦己SELF:然而面对爱你的人时,如何还能“走自己的路”, 做到坚持自我呢?
徐静蕾:尊重对方是一个独立个体,这一点挺重要的。我们老说,“我为你好”,其实这句话挺可笑的。你怎么知道什么对别人好?这是你的标准,未必是别人的标准。这是亲情上的一种绑架,而用情感绑架别人,是特别影响幸福感的。
悦己SELF:为什么你特别看重心灵上的自由?
徐静蕾:因为生活中已经有很多无奈的地方,比如生老病死,比如爱一个人,那个人却不一定会爱你;比如你认为是朋友的人,不一定会真心对你。生活中已经有如此多的问题和桎梏,如果内心再不自由的话,就会被这一切束缚住。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是比较坚决的,而且这又没有危害到社会。
悦己SELF:但是一直能保持这种“独立意识”,其实挺难的。
徐静蕾:有时候,道理都明白,就是做不到。我觉得,做不到的根本原因是你没有真的按照自己所想去做。这就和减肥一样,几乎每个女孩子都说过要减肥,为什么有人减了下来?就是因为她真心想减,其他人都是口头减肥派。我就曾经瘦过20斤,当你真的想瘦的时候,自然就会瘦下来的。
悦己SELF:像你这样追求自由和独立的“大女人”,是怎么看待男女之间的平等呢?
徐静蕾:其实我不认为有“大女人”“小女人”之分。男人女人,各有所长,更多的是一个平等,不是谁优于谁,也不是谁应该付出比较多。我有条件就去保护别人,没有条件就被别人保护,不是说你必须要保护我。可能在我生长的年代,大家的经济条件都差不多,所以也不觉得男生一定要请女生吃饭,而是谁有钱谁买单,后来听说一个词叫倒贴。我说,哟,那我们从小就是倒贴的。谁有谁来,而不是什么咱都算着,我觉得这就是平等。
做女明星的辛苦之处在于,她的感情世界,除了七大姑八大姨,还要受到无数热心群众与八卦新闻的问候。老徐的感情问题,让群众们操心多年。她自己倒是很看得开,与黄立行相处多年,状态“很舒服,很满意”,因为活在当下,享受当下,就没有想过“应该怎样”。
悦己SELF:现在觉得怎样的一种感情关系是“对的”?
徐静蕾:比较自在的状态,和他在一起很松弛,又不会给彼此压力。三观差不多,可以像家人一样相处,这就是对的。当然也不真的就是亲戚了,那还不至于。另外,彼此尊重挺重要的。别老是想着要去改变别人,还是想想改变自己吧。你为什么要去改变别人?你有什么权利去改变别人?帮助别人幸福,过他想要的幸福生活,这是最大的关心和尊重。
悦己SELF:用你的话告诉我们,爱情是什么?
徐静蕾:爱情很多时候是荷尔蒙的产物。人在青春期,怀着各种思春,向往轰轰烈烈的爱情,这就是荷尔蒙的作用。爱情是一个很宽泛的东西,刚谈恋爱的时候,把激情认为是爱情,会从本能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而所有的激情,最后都会变成友情,或者亲情,这是必须要面对的。激情是一段感情经过的一个阶段,甚至不是必经的阶段。
悦己SELF:那这样的话,爱情它不是什么?
徐静蕾:爱情不是一种占有欲,更不是理所当然。情感关系里有很多问题,就是产生于理所当然。“哎,你帮我拿下那个东西。”这种说话方式,你对朋友都不会这样,但有时候对亲近的人,却会随便支使。并不是谁做了你的谁,就欠你的,就该为你做任何事。任何时候都要把别人为你做的事,当做一个礼物。你任何时候帮我倒一杯水,我都会谢谢你,因为你本没有这个义务来为我做这个事情。别不把自己当外人。他虽然是我的亲人,我仍旧不觉得他有义务做任何事情。他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应该感谢他。
悦己SELF:好像你特别不喜欢“秀恩爱”。你怎么看亲密感这事儿?
徐静蕾:有些人,天生就不爱太亲密,但未必是心里不亲密,他就是不喜欢秀恩爱。我们往往会觉得,只要我不这样,别人那样就是假的。而做导演做演员,我们都是在研究人,看多了之后,就发现,人真的是千差万别的。为什么人越成熟越宽容?因为你见到的世界越大,就越知道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其实在“小鲜肉”这个名称发明之前,他就是古早版的小鲜肉,在加州长大的他,高二时就与哥哥、表弟组建L.A.BOYS出道,成为当年人气爆棚的青春偶像。单飞之后,他的很多经典歌曲至今拥有无数拥趸。而他却已经悄悄离开了舞台,没有特别的告别:“被忘记又如何?我最开心的是,随时想做什么都可以做,有选择的自由,这才是快乐。”
悦己SELF:徐静蕾说你是她见过最快乐的一个人。
黄立行:我是很幸运的人,能够让自己每天开心。我尽量不给自己压力,也不会设定一定要在什么时候完成什么事。人生到一个程度,做或者不做,都不用勉强。也有很多人说,“你太久没曝光,人家会忘记你。”忘记又如何?又不是没有实力。我最开心的是,随时想做什么都可以做,有选择的自由,这才是快乐。
悦己SELF: 你觉得人最容易被什么绑架?
黄立行:年轻的时候刚出道,一切都围绕事业,一转眼好几年就过去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越来越自私,一切都是“我我我”。就算爸妈在和你说什么,你会觉得烦,会觉得我的工作太重要,你们都不在我眼里。这样过日子,一下子就30岁、40岁了,那你还剩下多少年?你很容易就被工作绑架,被事业绑架了。
悦己SELF:但有些人会说,自己这样做是为了“梦想”。
黄立行:那他可能是被梦想绑架,都忘记活了。我会觉得我的事业不是我,只是一个部分的我。和朋友、家人的相处,也很重要,世界很大,有很多事可以去尝试。如果事业把你绑架了,你要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地去工作?可能有人会说,是为了以后去玩,为了以后去度假。可什么时候是那个“以后”?我不希望我到了60岁才开始享受生活。
悦己SELF:曾经你有那么辉煌的音乐事业,现在离开了舞台,你有没有遗憾?
黄立行:我觉得我做过了,开心过了,就好。我只是喜欢音乐,其实现在也会帮别人做一些音乐,而拿奖对我来说不重要,在舞台上表演对我来说也没有很大的吸引力。做专辑、做秀,40多个城市这样去跑,我不希望我下半辈子就这样生活。所以我不再唱也无所谓。
在黄立行主演的新片《绑架者》中,演对手戏的白百合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在压力之下孤身救儿的“英雄妈妈”,拥有不让情绪影响到自己思考的能力。而这部影片的导演徐静蕾,是一个在温柔外表下,内心充满力量的女子。被这样一些“强势”的女人“包围”,黄立行是不是会感觉有压力?黄立行说,他欣赏的女人,温柔又独立,最好还有“聪明”。
悦己SELF:那些事业能力和内心都很强大的女人,会让男人感到有压力吗?
黄立行: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感到有威胁。女生会有很多不同面,有柔弱的一面,也可以有强势的一面,必须要的时候,她才会强势。她也不会说,“来,给我喝一杯水,快一点!”这是粗鲁,不是强势。现在都有女总统了哎。记得在学校,几乎成绩最好的也都是女生。
悦己SELF:你欣赏的女生,会有一些什么特质?
黄立行:温柔吧,我可能比较传统。还有要独立和聪明,可能有些人不喜欢女生太独立,但是我喜欢。要有礼貌,说话很大声的女生我有点害怕。你可以做一些事情,还是依然温柔。温柔,不是说不独立,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男朋友陪伴,那就是很嗲、很黏,不是温柔。

品牌鸣谢

制作团队

策划/撰文:桑育行 造型:Eddie Cheung 平面摄影:关里
视频摄影:张弛 发型:楼伟纲 化妆:关诚
新媒体包装:木木 新媒体设计:庾健 白燕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