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春娇”之于杨千嬅,是她曾任性过的年少岁月;而“杨千嬅”之于余春娇,则是她成熟后的顿悟时刻,她们两人本就是一体。婚后的杨千嬅,依然保持着如春娇一般的个性:率真直接,对爱情、事业和生活永远全力以赴,并且从不服输。她对我们说,“我希望,自己能每天都过得不枉此生。”而想要拥有这样的人生,她知道,自己需要足够勇敢,并且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浪费。
  • 皮质系带连身裙 Bottega Veneta
    露趾装饰高跟鞋 Jimmy Choo
  • 拼色连身裙 Jil Sander
    皮质腰带 Jil Sander
  • 印花连身 Dolce & Gabbana
    装饰耳环 Dolce & Gabbana
    亮片装饰高跟鞋 Dolce & Gabbana
  • 内搭针织上装 SPORTMAX
    拼接抽褶连身裙 SPORTMAX
    装饰腰带 SPORTMAX
“春娇与志明”的故事已经演到第三部--《春娇救志明》。曾有人把余春娇和杨千嬅做比较,并称她们是“港女”的最佳代表,即内心“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平时为人处事冷静到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又会对自己认定的事情充满热情,义无反顾。
杨千嬅说,这样的性格其实与地域无关,每一个身处于都市生活之中的独立女性都会有要强的一面,也会有内心柔软的一面。谈到自己,她评价说“因为个性太过强硬,所以从小到大都不愿服输。”不过,她认为恰巧是因为这样,自己看这个世界的角度也变得和其他女生不太一样。
i悦己:很多人喜欢你和“余春娇”,因为有种熟悉感。你怎么看自己的这种气质?
杨千嬅:可能因为我之前唱的的歌曲,演的角色,会让大家对我的形象是留下 “邻家女孩”的印象,即便现在“领家女孩”变成了“邻家大妈”(笑)。在现实生活里,我确实是那种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朋友,如果我的朋友和我在一起,她不会怕我抢她男朋友,但是如果她男朋友出轨,她知道我肯定会第一个拿刀冲出去的。因为我就是那种人,我就是余春娇。
i悦己:有人说,你和“余春娇”是“港女”的代表。
杨千嬅:香港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因为它是华洋共处,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很多,每天的生活节奏也很快,所以香港的女性从小就知道生活竞争压力很大,需要养活自己,还要照顾好家人,自然会变得比较独立一点。即使在爱情里,她们内心会有“少女”的一面,但表现在外,还是要去“拼”生活的状态。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香港很多酒吧里面你一打开门,看到的都是女人,她们不是在聊男人的事,而是在谈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我曾经就是其中一员。
i悦己: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压力之中,你曾感到焦虑吗?
杨千嬅:其实在香港,女人比男人多,焦虑的是男人。还有,不单单是香港女生,在北京、在上海、在台湾等等地方的女生都是一样的,只要你需要面对生活和事业上的压力,需要面对爱情和婚姻中的问题,你多多少少会感到焦虑。这种焦虑来自你的不安全感,因为一直处在竞争当中,就算得到了幸福,你也会害怕有一天失去。
i悦己:这样的成长环境和文化氛围,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杨千嬅:男女有些时候“先天”就是不公平的,因为我们中国是传统的父系社会,两性地位肯定会有偏差。我从小感受到的环境就是“重男轻女”的,所以我从小到大的目标就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比男人要强,结果到自己30多岁都还没有找到对象。但老天对我还好,最后给我一个小小的福报(就是我现在的老公),就是这样(笑)。
i悦己:但一些女孩会觉得自己就应该“弱一点”,你对这怎么看?
杨千嬅:我觉得这和一个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有的妈妈会从小就对女儿说,你的终身事业就是找个好老公。我的爸爸是医生,他就会希望我继承他的事业,或者说能有一技之长,能独立面对这世界。其实,当一个人背负了一个社会的责任后,他看这个世界的眼光就会变得不一样,这也会影响长大后他的个性。
杨千嬅说,自己结婚时,全香港都不相信,甚至还有一些人不能接受,但过了一年后他们都接受了,并送上了真心的祝福。她的丈夫比她小五岁,就像春娇和志明一样,他们也是一对“姐弟恋”,媒体写得最狠的时候,她和丈夫甚至身边的家人都遭遇过莫大的压力。其实,她一直不是一个以爱情和婚姻为人生最终目标的女人。但她坚信,只要是自己认为对的路,就一定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除了我,也曾有很多人畏惧走进婚姻的殿堂。但如果那个人是对的,我就想死就死了,去结婚吧。“她说。
i悦己:你认为自己和春娇的最大共同点是什么?
杨千嬅:我们有很多共同点,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春娇”与“志明”,这两个人其实是两性关系的一个缩影。我自己本人比春娇要成熟,按年纪来看,我比她大,春娇是我妹妹。所以你说当春娇需要面对那些,每一个女生曾经面临的问题时,我作为她的姐姐,我会给她一些鼓励和帮助。
i悦己:你觉得在爱的道路上,最需要的是什么?
杨千嬅:追求爱情真的需要很勇敢,但勇敢不意味着你只要主动就好了,勇敢是你要面对你自己的内心,认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当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你就不会害怕去爱别人。比如,我知道我是真心喜欢这个男生,真心喜欢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财富等别的因素,我爱他也不怕被外在的困难所阻碍,那我就跟他交往,就是这么简单。
i悦己:有人说,春娇和志明在一起总是会产生许多麻烦,也曾互相伤害,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爱下去?
杨千嬅: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都不会想分手。即便可能会受到伤害,你也会继续勇敢地爱下去。其实,如果你不爱一个人,是不会产生那么复杂的情绪的,一秒钟就可以把他甩开,内心会那么纠结、会那么矛盾,这就是爱的表现。
i悦己:什么是维持一段“好的关系”的决定因素呢?
杨千嬅:互补。就像彭浩翔导演和我说的,情感本就是两个人的拉拉扯扯。志明和春娇是这样,志明在春娇身上找到一种安全感,春娇也从志明身上找到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我和我老公也是这样,他的思想和我很像,也帮助我更加了解自己。其实,感情中的双方本就应该互相“拯救”,这并不代表真的有什么危机发生。两人互相从对方身上得到一种让自己人生进步的力量,这才是所谓“拯救”的意义。
歌曲《色惑》是杨千嬅最大胆的一次演出,而这恰恰发生在她结婚之后。她说,当时以那个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真的是有一部分人说她疯了,有一部分人觉得她是遭遇了中年危机。但事实上,这是她在人生面临“瓶颈期”时做的最勇敢的一次突破。2014年为了自己的复出演唱会,她花了9个月时间做体能训练,减了20多斤才登上舞台。有人曾对她说,你完全没必要再这么拼。“我不可以让自己懒惰”她回答说,“因为我希望,自己能每天都过得不枉此生。”
i悦己:出《色惑》这首单曲的之前,你说自己曾有一种犹如深海之中,分不清方向的迷茫感。
杨千嬅:是的,曾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人生仿佛到了一个岔路口。我应该唱什么?我应该演什么?我应该怎么前进呢?好像整个人麻痹了一样,我不清楚自己该怎么走下去。当时,是我的老公提醒我说,你应该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给自己一个目标追求,不要让自己懒惰,勇敢去做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这样子你才会醒过来。因为有他的支持,我才能完成了这么一首不可思议的歌。也因为这件事,我发觉人是没有不行的事的,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去尝试。
i悦己:在遇到“瓶颈期”时,你会给她们什么样的建议?
杨千嬅: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既定的时间表,也生活在一种既定的规范里。我们总在冲,越冲越快,节奏也越来越乱,因为在这过程中,我们根本没时间去消化和反省每天发生的事情。这时候,我会选择“关机”,不是不工作,而是给自己放一个小小的假期,去感受自己,去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真心想要的。我觉得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一定要给自己一些时间,去清理一下内心的疑问。
i悦己:其实,这些看似困顿的时光也是人生的一种体验。
杨千嬅:是的,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它的问题。少女时期你被抢男朋友,失恋时也曾很难过纠结;长大后,你变得很坚强很独立,但是又被人说嫁不出去;等你有老公了,又怕不生孩子被婆婆埋怨;当孩子出生了,你又开始纠结他的教育问题……人生不同的阶段都是考验,负面一点想,你就会觉得压力很大,但正面一点想,你会明白这才是人生,这才是有意义的生命体验。
i悦己:回望曾经20岁、30岁的自己,你会想对她说些什么?
杨千嬅:年少时的我总努力想让自己变成熟,想成为一个当红明星,所以错过了应该任性追求爱情的时光。我觉得20岁的自己活得不够任性,还可以再任性一点。到30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太固执,太要强。因为我既想要成功,成功后我又害怕失去,我什么都想抓住,活得很紧绷。那时的我不够洒脱,所以,我想跟30岁的自己说,杨千嬅你要洒脱一点。
作为“余春娇”的杨千嬅还想要对我们说……
“春娇与志明,所有他们发生过的事情都会成为大家生活中的一种精神寄托或者是一种回忆,我也很感激每一个陪着春娇与志明成长的人。还有,我到现在还欠余文乐一个“谢谢”,他到现在还在记得,他总说当天你拿奖的时候,在台上没有好好谢谢我。所以,我现在想对余文乐说,谢谢你,没有你这个“对手”就没有余春娇,没有余春娇就没有影后,谢谢。”

品牌鸣谢

制作团队

摄影/王欢 时装编辑/傅子睿 明星统筹/芮苑苑 化妆/Angus LEE@Zing The Makeup School
发型/Vic Kwan@Wecut.asia 撰文&新媒体包装/木木 助理/解冬 场地/上德大象

往期回顾